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河南经济报

鲁相龙13939352423,qq71960536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佞人碑与佞人 袁文恩  

2012-09-01 22:50:32|  分类: 文化·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佞人碑与佞人 - lj2008122 - 中国河南经济报

 

佞人碑与佞人

袁文恩

明代的嘉靖皇帝在位时间很长,国家也承平日久,嘉靖及他的前任正德皇帝以为家底丰厚,便大手大脚使起钱来,干下了一些无谓的事情。明太祖朱元璋立国之初定下许多制度,其中一项规定每岁祭拜天地都合在一起进行,称为合祭。而到了嘉靖,大概在他有意无意的鼓动下,分祭还是合祭吵作一团,最后采用了首辅夏言的意见——分祭。制度一改立即大兴土木搞了许多工程,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后来人议论:明太祖以开天之圣,改分祀为合祀,此千古卓见,故行之百五十年,风调雨顺,民物康阜,至嘉靖一改而明遂衰。建议者夏言也卒死于法。抑太祖之灵佛歆乎!

嘉靖朝代种种无谓的举动,虚耗了国库,是使国家走向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据《天府广记》载,光禄寺每年的支出,从国初至弘治,“寺中额设银二十四万,先时只用十二万余,至正(德)、嘉(靖)时用至三十六万,犹称不足……”光禄寺只是“掌祭飨、宴劳、酒醴、膳羞之事”的糜费成几倍增长,至于那些大工程的浩大支出,是前朝所无。但嘉靖对此并无危机意识,只管一味闹腾,佞人碑事件就是一次这类争论后的产物。“嘉靖九年,欲改文庙制度。上自作正孔子祀典说,下礼部,送史馆,而争者纷纷……”最后嘉靖拍板,要改是不言而喻的。这样的结果是人们可以猜得到的,也无所谓对错,皇上一言九鼎,谁敢颉颃?原来争得十分热闹,一下子都噤了声。偏偏这时有个叫徐阶的,上疏指“改号易像为非宜”,致“帝怒,切责之”,换了别人就此不再出声了,可这个徐阶表现特别,又来一番上疏。“既而复疏日:圣谟洋洋,非臣所能窥测……”想用吹捧嘉靖来个补偿,谁知嘉靖不领情,说他谀佞,“谪延平府推官,且立佞人碑”。这对徐阶是个重大的打击。

查阅明史的《徐阶传》,里头并无佞人碑这个细节,被贬延平府倒是记录了的。佞人碑一事源于《天府广记》,此书编著者孙承泽是明末清初人,明清两朝都任职位相当的官(在明代是崇祯朝的刑科都给事中)。本朝人写本朝事,年代近,资料可靠,保留的历史事件细节是较为可信的。

徐阶并非等闲之辈,史载他“历官礼部尚书,建极殿大学士等职。与严嵩同在朝十余年,善于迎合帝意,故久安于位。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他与严嵩争权,使御史邹应龙劾严世藩,终于推翻了严嵩父子。代嵩为首辅”。现代人编的《辞海》里说他“借投献为名,大量兼并土地,其子弟横行乡里,极为人民所痛恨”。《徐阶传》里对他的评价没有《辞海》里这么不堪。盖棺论定是:“阶立朝有相度,保存善类,嘉隆之政,多所匡救,间有委蛇,亦不失大节。”这个评价有褒有贬,基本倾向是肯定的。说他外貌性格是“阶为人短小白皙,善容止性,颖敏有权略而阴重不泄”。徐阶的政敌严嵩想离间徐与嘉靖的关系,在嘉靖面前说阶“所乏非才,但多心耳”,这也是知人之论。从今天人们的观点来说,这些评价都不失大样,徐阶的确具备优秀的政治才能,他被贬延平府推官连摄郡事,很快就有了建树,“出系囚三百,毁淫祠,并乡社学,捕剧盗百二十人”,很快就调迁提升,几个春秋下来又被调回嘉靖身边。“帝察阶勤,又所撰的青词独称旨,召直无逸殿,赐飞鱼服及上方珍馐”,荣宠有加。

徐阶利用他的政治地位匡救政弊、保存善类,这是记于史册的。使御使邹应龙劾严世藩是一件大事,除此之外,名震史册的海瑞也是他极尽力保护的。嘉靖快死时对于抑严嵩有点后悔,借故指邹应龙的名字为“邪物”,要处置邹,并扬言谁再追究严嵩就将言者并邹应龙一齐斩首,也是徐阶应对而免了一场政治发难。未几,嘉靖就一命呜呼了。嘉靖一死,徐阶草遗诏,“凡斋谯土木珠宝织作悉罢,大理大狱言事得罪诸臣悉牵复之,诏下,朝野号恸感激”……

徐阶上疏言政触霉头撞大板,不单是佞人碑这一桩,他还有两次重大的挫折。一次在嘉靖中,他一而再、再而三上疏请立太子,气得嘉靖皇帝七窍生烟;再一次是嘉靖想把已故的孝烈皇后先行附庙,徐阶又大力反对,说历朝没有女后先入庙之例,这事还引起了礼科给事中杨思忠的应和,“疏上,帝大怒。”嘉靖先拿杨思忠开刀,在其他方面寻了杨的一个不是,把杨“廷杖三百,斥为民,以怵阶”。随后又派徐阶去邯郸监修吕仙祠。这杀鸡给猴子看的一手把徐阶吓坏了,因为里头加插了一个严嵩,徐阶“度未可与争,乃谨事嵩而益精治斋词迎帝意”,《明史》里说阶“间有委蛇”,此两事就是落墨之因了。

在徐阶与严嵩之间,徐不是纯处于守势的。嘉靖三十一年咸宁侯仇鸾事发,严嵩原想利用这个机会,以“阶与鸾同直,欲因鸾以倾阶”,但那时的徐阶已得到嘉靖的信任,利用“参与机务”的条件减轻了侯仇鸾的罪状,严嵩得知后“乃愕然止而忌阶益甚”。到嘉靖四十年,嘉靖皇帝嫌住的玉熙殿窄小,想兴土木营建新殿,询之嵩,嵩请还大内,嘉靖老大不高兴。问阶,阶请以“三殿所遗材,责尚书雷礼营之,可计日而就,帝悦如阶议”。由此看来在徐阶与严嵩的政治较量中,其手腕与不择手段与严嵩已不相伯仲。因此《辞海》中对徐阶的评价虽然同《明史》有出入,而所本之事皆一致,只是立场观点不同而已。

徐阶处在一个政治相当复杂的时代,他置身那种的政治之中,俯仰屈伸皆得就于环境。他是个具有非凡政治才能的官僚,时时处于政治漩涡里,所以,第一,他成了佞人碑这一出政治闹剧中的主角就一点也不奇怪,而且使人觉得这角色只配徐阶这样的人去担当;第二,徐阶毕竟是一个封建官僚,本质上是站在人民的对立一方的,他在官场上的沉浮与地位,同当时人民对他的态度不能用同一标准衡量;第三,在政治斗争中,他与政敌一样无所不用其极,有时比政敌来得更卑鄙更毒辣。正是这样,当嘉靖晚年对国事有所悔悟开始疏远严嵩时,他马上就来了一番江山再造,覆雨翻云,为朱明王朝立下了一个大大的功劳,奠定了他在明史中的地位。

翻阅辞书,发现“佞”字的解释,除了我们通常了解使用的巧言献媚这个意义外,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意义,“佞”也解为才、才能。把“佞”字这两方面的意义糅合起来看徐阶这一类政治能人就很贴切了。小说《三国演义》里评价曹操是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”,这可以说是中国政治文化的精髓之一,对徐阶当可等量齐观。明朝中叶的嘉靖是一个又治又乱的时代,为徐阶这种人提供了广阔的回旋空间。从这一点上讲是政治造就了他,而他也反过来站在时代政治的中流,拨弄着那个时代波诡云谲的政治。

作者简介:袁文恩,男,现在长江航务局宜昌航务段某战备码头从事宣传工作,已有百余篇各类作品发表。
邮政编码:443007
通讯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虎亭开发区金虎路60号特1号    袁文恩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